灰阁秋月❤

更新数量几乎为零【划重点】
入坑速度极快,吃的cp超多,想要我长时间更某某的文基本上是不存在的www
基本自娱自乐瞎发瞎写,慎关注,取关随意
我超佛的|・ω・`)
【但是很好勾搭】
文风、更新时间不定……高中长弧_(:з」∠)_
巍澜衍生安利吃一吃吗

【通知】

dbq
辣鸡咸鱼写手要去军训了
28号回来QAQ
31号下午返校QAQ
……
我尽力把手机偷偷带去码字吧(¦3[▓▓]
但是大家相信我!军训回来之后一定会给你们把现在这个文完结掉哒!我绝对绝对不会辜负你们的喜爱!!!!
29号再见啦~~~(ღ♡‿♡ღ)

今天七夕,
可惜更新是挤不出来了(ಥ_ಥ)
那我就……
等LS正文更完多加一个番外吧╭( ・ㅂ・)و

七夕快乐哟大家(σ・ω・)σYO♪

【巍澜衍生】Love Song③(何开心×谢南翔)

更新新鲜出炉~~~(灬ºωº灬)♩
【瓶颈期写不下去了QAQ】


前文在这里~LS①    LS②

——————————————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天朗气清的清晨,何开心带着一天的好心情照常来到自己的咨询室等待昨天预约而来的客户。
   好巧不巧的,在客户的电话打入咨询室座机的时候,何开心的手机凑热闹般地开启了二重奏——来电显示:“妈”。
   何开心果断选择座机。
   “喂你好,这里是开心心理咨询室……”他一边回应着电话那端的来访者,一边为母亲的那个未接来电回复了一条早已录好的“在忙,短信联系”的录音。
   没过多久,何母一条微信语音回复过来了。何开心无语地心想“这人发个文字那么难吗”,手指规规矩矩地点了“转换为文字”的一项。
   然后从那一串不像是人话的汉字中辨别出了“对象”、“医院”、“世袭医生”、“卸蓝翔”这几个关键词,从而推断出她的原话大抵是:“妈今天去见见你对象。我已经得知了她在医院当实习生和她的名字谢南翔,你放心工作,妈自己心里有分寸……”
   ……我,操……
   何开心大脑“嗡”的一下子就懵了,只剩心脏本能地突着跳着叨唠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子怎么办”。
   “喂?您还在吗?”电话那头的人显然不会清楚这边的情况,锲而不舍地咨询着他的服务事宜。何开心这会儿“顾客至上”的理念早就荡然无存,对面到底说了啥他是一点也没听见。终于反应过来后,他也不管这位客户到底说到了什么地方,用平生最快的语速说道:“不好意思这边有一点突发情况今天的预约不得已只能取消不好意思你可以约一下明天的再次感到抱歉再见!”
   然后撂下电话就冲出了门。
 
 
   冲到一半才想起来没拿汽车钥匙。
 
 
   “喂,何开心?”
   “谢南翔!你能不能出医院躲一躲!”何开心一脚油门冲上高速,语调和音量也随之飚上了一个档次,吓得那人一愣。
   “…怎么了?”
   何开心努力冷静下来:“我妈找你去了。”
   “……”
   就在耳机里沉默的时间长到何开心以为谢南翔离开了的时候,谢南翔“嗷”一嗓子突然爆出,炸得何开心也跟着“嗷”了起来。
   “一惊一乍地吼什么!!”
   “何开心你能不能靠点谱!!!”
   “你以为我不想?我哪想得到我什么都没透出去、我妈跟个侦察兵似的连你的工作单位都能摸出来?”
   “那那那,我是个男的,她知道么?”
   “哎呦…不清楚。所以要不你躲躲,再跟你师姐什么的说说,帮你应付应付?”
   “今天不行啊,”谢南翔咬咬牙,“今天我们实习生考核啊,所有实习生都没跑的!”
   何开心支支吾吾地碎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而高速上又不合时宜地开启堵车模式;耳机里谢南翔那边又吵吵闹闹的,算是把何开心的好心情彻底冲没了。
   “我尽快到!”
 
 
   “喂,妈,你到哪里了?”
   “快了快了,哎呀不是跟你说了不用担心嘛,你好好工作……”
   “该好好工作的是你吧妈,你没事怎么总爱瞎担心啊!”何开心一着急,手在喇叭上狠狠地拍。
   “怎么跟妈说话呢!你找女朋友妈不得帮你把把关吗?”
   “把什么关啊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是女朋友了?!”
   何开心一急,嘴巴没关住,不知不觉中吐露了实情;发觉不对后光速噤声,但都这样了谁能奈何呢?
   他还没开口解释,何母的声音幽幽地传出来:“那我更要看看,让你弯了的是个什么人物。”
   随即只剩“嘟嘟嘟”的机械声音。
   ……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关键时刻出岔子!
 
 
   眼见的医院大楼终于出现在视线里,何开心一把方向盘就冲下了高速,直奔而去。
 
 
   谢南翔听了何开心的消息,心思也没法再专心致志于实习考核上,左顾右盼坐立不安。
   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谢南翔此生从未如此地盼望考核的开始。
   左挨右挨,总算是挨到了胜利的曙光。我都开始考核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能用任何理由打断我了吧——
   “谢南翔,有人找你。”
   “我不在,我要去考核……”
   “没事没事,考核不着急的,可以把你的内容安排到明天。”这时候的考核医生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快去吧,没准是急事呢,耽误了你可不好。”
   “没事儿老师,我一未婚男士能有……”
   “嗯、嗯那位阿姨说是谢南翔的丈母娘……”
   谢南翔一口气没把自己噎死。
   这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何开心我cnbb!!!!!!!”躲在厕所苟延残喘的时候,谢南翔用鬼一样狰狞的表情无声地喊出了被医德明令禁止的如上不雅言论。
 
 
   拒绝无效,谢南翔一步一挪地磨磨蹭蹭往前台走着,内心从未如此地想见到何开心那个从第一面起就不停带来麻烦的家伙。
   再过一个拐角就出现在前台的视野里了,谢南翔已经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哪想得冷不丁的一只手伸出来差点没拽他一大跟头。
   眼前的世界一阵旋转之后,再次清楚的是何开心那张白皙的、线条柔和却又不失棱角的脸,距离自己不过一寸。
  
  
   他,谢南翔,所谓“纯血统直男”,现在被那个口头掰弯自己的男人,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在他实习的医院的墙角,玩壁咚。
 
 
   要不是何开心呆了两三秒就松了手退了几步,谢南翔很可能一爪子就糊他脸上了。
   “你终于来了!”谢南翔简直是下一秒就要跪谢天跪谢地的节奏。
   何开心这种时候也还是禁不住吐槽:“我堂堂正正一心理医生居然有朝一日被迫溜后门进来,真是耻辱。”
   “现在怎么办?”
   “不急不急,你先在这儿藏会儿,我出去看看怎么着把我妈支走。不过现在有个坏消息就是她已经知——”
   “何开心,你藏人家医院墙角玩什么猫腻呢?”

   何开心身体一下子就如同石化了一般,是一动也不动了,最后残余的一缕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声:“妈……”
   何母一把把他拎了出来,直接上手就揪耳朵,一边揪嘴里还不停:“你说说你,我就过来瞧一瞧,又不能说一个不满意就逼你俩分手,你瞎操个什么心还跑来……”
   这么一拽,本来掩在何开心身后的谢南翔也藏不住了。何母一注意到他,那些责骂的话迅速阀住,眼神一刻不离地锁在他身上。
   谢南翔内心此时无比的忐忑不安,眼瞅着何母在自己身上打量的目光越来越火热,他顿觉什么叫手足无措,平日里作为“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自信早就不知被心中呼啸而过的哪只草泥马给吃了。
   三人就这样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氛围在医院的公共墙角僵持,僵持,直到——
   “哎呀!儿媳……”“妈!!!来来来我找你有事!快走快走真有事!”
   然后何开心和他的母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围观人群的包围圈,并凭空消失在了医院外。
 
 
   持续被围观的谢南翔:???何开心你坑队友呢???
 
 
   人群忽然破出了一个口,叶春萌努力地挤进来,二话不说扯着众人的焦点从那缺口就溜进了医院私密的休息室。
   “谢南翔你什么情况?”叶春萌一脸不可思议,“你和何开心怎么了?”
   谢南翔呆萌无辜的眼神让叶春萌一身鸡皮疙瘩。
   “别跟我装啊,刚刚可是何开心请我过来搭救你的,你俩之间没猫腻?鬼才信。如实招来!”
   “……多丢人啊让我留点儿面子!”
 
 
   最终这被迫伪装男朋友的事还是又多了一位知情人。
 
 
   “啧啧啧啧啧啧啧。”听完长长的故事之后,叶春萌那嘴角都快耷拉到下巴上了。
   “你以为我自愿的啊?谁叫当时你被叫走了,要不然能有我什么事呢?”谢南翔苦瓜脸,“我一未婚未恋爱小少年,这下子以后怎么找对象啊!”
   叶春萌突然一脸怀疑:“你还用得着担心那个?”
   “为什么不用?”
   “啧,诶,依我看啊,”叶春萌特地把声音拉长,“就算你最开始是不得已,现在——你难道不想假戏真做吗?”
   “谁???我?????”
   “啊。”
   “和何开心??????”
   “不然呢?”
   “可是,可是可是,可可可……”
   可了半天没可出个所以然。
   “你那脾气我不清楚?要是反感他你早就和他划干净暧昧关系了。”
   “什么、什么暧昧关系!我、我那是看在他长的还算过得去的份上,给他个人情!”
   叶春萌“you sure?”的表情恰到好处地使谢南翔不自觉地开始自我怀疑。
   “反正我是说不动你,但是感情这种东西吧,自己最,清,楚,了。”她一面说着,一面手指往谢南翔的心口点了四下。
   叶春萌的本意原是要谢南翔听听他的内心,结果歪打正着,不偏不倚地戳在了他工作服兜里的卡片上——是何开心出院那天递给谢南翔的名片,一直被他安放在这个口袋里。
   这亦是他得到的第一件本属于何开心的东西。
 
 
   “行了行了解决完毕。”何开心就在这个时候皱着眉推门进来了。
   “怎么样?结局是什么?”
   何开心谨慎地关好身后的门,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屋内两人的神色,确认情绪都还正常之后,略显些小心翼翼地说:“我妈…说她看中这个儿媳妇了。”
   谢南翔一屁股从椅子上摔到地下。
   “还说…既然我是他第一个男朋友,就不许我随随便便分手。”
   谢南翔揉着屁股还没站起来。
   “所以……”
   叶春萌见何开心犹犹豫豫许久没有下文,也知道他在为难什么,就替始终沉默的谢南翔发表了态度:“行了,帮人帮到底,没有半途放弃的说法,是吧?”
   谢南翔在两人的帮扶下慢慢站稳了脚,而后在何开心紧张又含着期盼的目光里点了头。“那就有事电话联系吧,我还有考核,先走了。”随后便只留下了一个近乎慌张的背影。
   何开心感觉有些莫名,似乎他有意在躲自己;转头用目光询问叶春萌,却只得到一脸无辜。
 
 
   不过后来的谢南翔一切举动如常,令何开心即使想问一问也无从开口。
   自从医院风波过去后,何母由何开心这儿得到了谢南翔的号码,于是电话倒是时不时地分别落在两个人的手机上。
   何开心每每应付起母亲的“探视”,胸中总是吊着一口气,生怕万一哪里出了什么差错让她产生怀疑。
   虽然结果总是很出乎意料。
   谢南翔对于应答她的疑问这件事似乎别有一番天赋,以至于何开心每次接到的电话几乎都是自己母亲如何如何喜欢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羡慕嫉妒什么的都没有,他只是愈发地担心以后怎么跟母亲解释。
   明明这样的事情是越早斩断越好,可何开心偏偏死心眼儿,一直拖着——大概是不用被相亲叨扰的生活怪美好的吧?
   他如是想。
 
 
   即使,他作为心理医生,自接触心理这门学科开始,便相信:人的借口往往是为了掩饰内心最客观、但又不被主观认同的事实。
 
 
————————————————
tbc

他俩的相处方式想想就很甜,就是写不出来,
要哭了ヾ(*ΦωΦ)ノ

明天更新明天更新明天更新明天更新
今天再让我去苟一苟作业【扑街】

我喜欢这个数字所以截个图( ̄∀ ̄)
【没有福利咸鱼作者从来不发福利】
……福利就是
给你们发段音频听听:
3.2.1——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疯宇~~~
【只有聪明的人才能听到我的音频!( ˘•ω•˘ )】

感谢大嘎的关注和喜欢咩!!我会继续努力哒!!!!至少在开学之前我一定把双医组的这个坑填完!!!!!!
爱你们!!!!!(ღ♡‿♡ღ)

今天可能没有更新了(ಥ_ಥ)
被淹没在暑假作业里(ಥ_ಥ)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去吸双医组(ಥ_ಥ)

【巍澜衍生】Love Song②(何开心×谢南翔)

今天是一只勤奋的咸鱼(ง •̀_•́)ง
【其实大部分是前几天的存货耶耶耶】

前文戳这里→LS①

——————————

   谢南翔大脑恢复正常运转的时候,他已经不自主地跟着何开心的脚步走到了大堂另一侧,站在了一位穿着得体的、完全陌生的淑女面前。她望向自己的那瞬间,自然而然地显露于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贵气与天生丽质,让谢南翔心跳一漏。
   不过他还没得到发言权,何开心先入为主,仅仅是冲那名小姐微微地做了个示意的手势,就开口说:“小姐,你好,我是你今天的相亲对象。”
   啥玩意儿?相亲??谢南翔差点给自己的唾沫呛着。相亲拽我来干什……
   “我们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希望你回家后呢,跟你的家长好好谈一谈,说你觉得我配不上你,这样我们双方都好交代……”何开心熟稔的这一套说辞强行暂停了谢南翔的内心小剧场,把对面那姑娘说得一愣一愣的;谢南翔在他旁边也听得一愣一愣的。
   然而更让他发愣的还在后面。
   “还有,第二件事——为了让你的父母彻底断了对你我之间发展关系的念想,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个事实。”
   说罢,何开心松开谢南翔的手腕,顺势改为与他十指相扣,攥得紧紧的,然后举起来,不顾谢南翔本能地挣脱,把他俩紧握的手在那姑娘眼前晃了晃,道:“我有对象了。”
   一时间,三人之间鸦雀无声。除了何开心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料想到事情的这一发展走向。
   谢南翔觉得自己此刻的惊愕一点也不亚于那位无辜的姑娘。他僵着脖子,眼角的余光打量着那位依旧紧握着自己不放的男人,看见他脸上从容不迫、没有丝毫破绽的微笑,看见他被叠的整整齐齐的衬衫领口,看见他那一身淡蓝色的礼服……
   谢南翔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为什么他和我这两身同为蓝色系的装束,看起来那么的搭,好像真的是情侣装一样……
   不不不不不对我在想什么我可是个纯正的直男!
   于是他钢铁直男谢南翔的脸特别符合常理地红了。
   “了解了吗?”何开心给足了那姑娘反应时间后继续道,“不过呢,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把我和他的关系告诉任何人,毕竟嘛……”
   他用肩膀轻轻碰了谢南翔一下。“这家伙比较害羞。”
   谢南翔的脸因又羞又怒涨得更红,跟何开心给他的设定一样一样的。
   “呃…你们……好、好的我知道了,那那我我我就先走了,不好意思啊,打搅你们了。”姑娘手忙脚乱的,没敢再抬眼看这俩人,小跑着就离开了饭店。
   目送她彻底出了视线之外,何开心长舒一口气,终于放开了谢南翔的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又拍了拍谢南翔,“大功告成,辛苦你了。”
   “不是你等会儿!”他的“小帮手”总算找到了说话的空当,“什么玩意何开心你脑回路有毛病吗?还有你的审美?!你居然放弃那么有天姿的妙龄相亲对象,还拽一个和你一样的大老爷们儿冒充你女朋友…不是不是,冒充你男朋友,合适吗?!人家信吗?!”
   何开心不以为然地耸肩:“首先,我找对象看的都是眼缘不是漂亮与否;其次,很明显,她信了。”
   “我呢!!!大哥我的感受呢!!!”
   “你?活蹦乱跳的也没啥事啊。放心吧,我说过了,只是对于你的个人形象‘稍有冲击’……”
   “个屁!!!我一纯血统直男,你二话不说就把我直接口头弄弯了?!你……”
   “你以为我想啊?”何开心一个白眼再次打断他,“你以为我次次谈对象谈的都是男的啊?想跟我谈我还不同意呢!”
   “那……”
   “行啦行啦,”何开心摆摆手,“反正都过去了,放心吧你该找女朋友找女朋友,啥影响也没;顶多我妈能对你有所耳闻,到时候我跟她一解释就够了。”
   谢南翔感觉胸口憋了一大团话,听完后怎么也吐不出来了,也只好粗略地点点头,想着这事儿就当个黑历史该翻篇儿就翻了。
   “没别的事,我就走了,晚上有时间打我电话,再请你吃顿饭当补偿了。”何开心冲他挥手,转身朝着饭店门口走去,“另外,我承诺的一定会做到哦。回见!”
   ……等一下,什么承诺……卧槽!!!
   谢南翔灵光一闪,差点破口骂出来。
   “帮”我追师姐???叶春萌??????
   开什么国际玩笑!!!

   晚上本来是有一个集体晚宴的,谢南翔愣是推了没去,拨出了手机通讯录里何开心的电话号码,然后直奔他所报出的餐厅地址。
   到达的时候,何开心倚在餐厅的旋转门旁边,看了他几眼,“扑哧”一下子笑了。
   “笑什么?”
   何开心指了指他身上,“我还以为你会换一套衣服呢,原来不是那么抵触和我情侣装啊?”
   谢南翔一个没忍住,朝着那个大庭广众之下口无遮拦的人的头招呼了一下子。“你怎么不换啊还好意思说我?!”
   “你知道我西装多少钱吗!用这身见你够给面子了啊换什么换!”何开心揉着刚刚被打的那块,一脸怨念。
   “切,显摆啥,谁还不是有点家产的人了。”
   落了座,何开心把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直接放到了谢南翔手中,摆明态度请他自便;谢南翔倒也不客气,完全按着自己的喜好点完了两个人的份。
   服务员写好之后离开,谢南翔一下子就趴在了桌上:“何开心,我发现你情商一点也不像一个心理医生那样高。”
   被点名的何开心不知所谓地盯着他。
   “你说的,我和叶春萌——我那师姐——是不可能的,我对她也没那个念头。”
   何开心眨巴着眼,思索片刻,说:“那你也太花了,没念头都对人家那么殷勤。”
   “花个鬼,我那是热情!”谢南翔义正言辞,“听好了,现在跟你正式地介绍我自己:本人,一树梨花压海棠,仁华医大谢南翔!”
   “呕。”何开心做干呕状,满眼嫌弃。
   “滚开。反正只是朋友,人家有自己看上的人,你别给我瞎打主意。”
   “行行行。”
   闲聊过后,饭菜也摆上来了。何开心粗略看了看,有些惊奇:“你怎么这么了解我的饮食习惯啊?”
   “别自恋了大少爷,我是点的我想吃的。”谢南翔撇撇嘴,“谁想跟你吃一样的哦。”
   食欲总能使人暂时放下话匣子,于是两人一时间无话。
   等到吃得差不多了,何开心叫来服务员准备结账,而谢南翔又要了一个打包盒和一个塑料袋。把手机和卡往口袋里放的空当,何开心不时用眼睛瞟向对面正在打包饭菜、坚持“光盘行动”的人。
   果然医生的心要比普通人细的吧。
   看着看着,竟是看出了一种贤惠的感觉。何开心嘴角的弧度没控制住又升了起来。
   然后一句话就悠悠地传到了谢南翔耳朵里:“其实我觉得吧,你当我对象也挺好的。”

   谢南翔手里的餐盒一下子没拿稳就掉到桌子上了。

   “你……说啥?”
   “我说,我觉得你装我对象也挺好的。”
   何开心从身后摆着的糖盘上拿了两颗爽口糖,往谢南翔手里丢了一颗、自己撕开另一个放到嘴里。
   “……哦装……为什么要我?”
   “我想了想,万一我那个喜欢关心则乱的妈又想出什么乱七八糟的点子来,光我一人之言没法应付。而且你今天也有经验,所以你比较合适。”
   谢南翔表示自己非常不同意“有经验”的说法。
   “那你妈能接受你和一个男的?”
   “我能找着个我愿意跟一辈子的她就谢天谢地了。放心,不能把你怎么着的。我也就是以防万一。”
   “……那就看在这顿饭的面子上,暂且答应你。”
   “成交。”何开心伸出手跟他击了个掌,“谢了啊。”
   “不用客气。另外,万一还需要我做什么自我牺牲,记得备好下一顿的饭钱。”
   “对不起,告辞。”
   “哎——何开心你这态度就不对了!”
   “你脸呢!”

    距离那天相亲已经过去了大约一周。相亲失败的消息早就传到了何母的耳朵里,不过那名姑娘倒也是遵守了何开心嘱咐她的事,隐瞒了谢南翔的身份,最终何母只是知道了何开心目前处于不需要相亲的恋爱状态,对于这位恋爱对象依旧一无所知。
   不是她不问,而是何开心始终装神秘避而不谈。
   没法谈啊!全是假的谈什么谈!

——————tbc——————

伪装夫夫了解一下?(bushi)

表白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的各位小天使我爱你们!!!!!!!♡(ŐωŐ人)

今天漫展绘画墙上的巍澜/白居相关!!!(不过tag就打一个叭)
天漫展上的都是神仙!
【当然魔鬼也超多hhhhh】

今天份的更新还差一丢丢!尽量晚上看演出之前放上来!爱你们!(⑉°з°)-♡

天身为镇魂女孩我太为自己自豪了( ̄∀ ̄)
字丑怕什么!手丑怕什么!
巍澜是爱情!!!!!!!
【可把我厉害坏了叉会儿腰】

如果可以的话Love Song 明天放②!
前提是我去漫展不要玩得太过分ヘ(_ _ヘ)
天啊会不会有镇魂周边卖www想想就激动(๑•́ωก̀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