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阁秋月❤

辣鸡萌新
不希望被取关所以慎点关注!〖谢谢包容嗷QwQ〗
沉迷全职/凹凸/魔道/天官
近期会很长时间沉迷红海行动!
吃的cp很杂很多请慢慢发掘〖但我超专一!〗
文风、更新时间不定……高一长弧_(:з」∠)_
emmmm超好勾搭快来勾搭呀~~~~~~!

【顺懂】四季 ①

〔Ⅰ.春之香(上)〕


   又是一年的三月,连广阔大洋上吹起的风都显出了些许柔和。临沂舰就像小溪中的一片树叶,静静地随着水流在和平的波浪中缓缓行进着。

   舰上的海军们,为了迎合这个和煦的春天,在舰长带领下开启了一轮“种花行动”。

   蛟龙一队的队长杨锐拿着发下来的花种、草种,感到无比的兴奋。

   副队长徐宏却表示深深的担忧。

   杨锐对于种植的热衷,徐宏是最有直观感触的一个人。想当初宿舍里摆满了装着土的盆盆罐罐,本就不宽敞的过道让人走得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再踢死一个小生命。有一段时间,出任务又出得很频繁,杨锐身为队长基本就没怎么回过宿舍;徐宏为了帮杨锐就惨了,那叫一个忙啊,又是浇水又是除草又是松土的。

   长势最好的,莫过于杨锐放在他床头柜上那株仙人掌——徐宏夜里摸索柜子上东西的时候还被扎过好几次。

   最后小植物们还是死了一大半。

   杨锐遗憾地把那些死去的植株拔掉“海葬”,又把花盆还回了后勤部。

   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花盆们拿回来了。

 

   杨锐把蛟龙一队的另五位男队员集结到了寝室,郑重其事地在每个人手里各塞了一个塑料花盆。

   顾顺的懵逼脸最为突出。

   “诶我说李懂,你们蛟龙是每年春天都有自给自足种菜吃的习俗么?”他悄声问。

   “没有。”李懂也懵着呢。

   “这是要干嘛?给石头种糖吃?”陆琛表示这不符合我们医疗兵的生物逻辑啊。

   杨锐郑重其事地宣布:“从今天起,我们要响应舰长的号召,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每人种一盆花!长得最好的有奖励!”

   “我大概就是种出一盆杂草的那个人。”顾顺撇着嘴嘟哝。

   “大家一定不能消极怠工啊!”像是听到了顾顺的自言自语,徐宏接着说,“不能因为觉得自己只能种出杂草就自暴自弃,一定要抱着和队长一样的对农家乐的热衷,把种花当成任务一样认真完成!”

   杨锐自动过滤“农家乐”这个形容词,满意地点点头,“听明白了吗!”

   “明白!”五个人脸上写满了壮烈。

 

   第一周,蛟龙一队男队员们的宿舍里,一个个光秃秃的装满土的白盆子整整齐齐码在柜子顶上。

   顾顺每次进门看见这景象都一定会扶额吐槽一句“我们这是在养葫芦娃吗,正正好七个盆?”

   而李懂,则是对着那一般大小的盆儿们,照了张合影。

   “这照啥?李懂你真当是在养娃么?”顾顺不解地盯着都快要把手机镜头埋进土里的观察员,嘴里拿口香糖吐泡泡。

   李懂依旧专心致志地找着角度,回答道:“照观察日记啊。”

   “哈?”好不容易吹大的泡泡这么一爆,全糊在嘴上了。顾顺一边忙手忙脚地拿纸清理,一边不解地盯着总算照完了的李懂。“观察日记?”

   “是啊,每天都照。”

   “就这秃不拉叽的有啥可照的?”这是观察员独特的审美么?

   狙击手表示理解障碍。

   李懂瞥他一眼。“现在没什么可照的,但花这种东西长得可快呢,有时候半天就能从花苞变成绽放的花。”

   顾顺把纸团成团,瞄准垃圾桶,一扔,进。

   “啧,瞧瞧神枪手的准确程度。”顾顺逮着这么小个事儿都一定要跟李懂嘚瑟嘚瑟,自然是又一次接到李懂的白眼。

   叮。

   顾顺的手机。

   他拾起来,一看。呀,特别关注的动态提示。

   戳开消息之后,顾顺看了看,一挑眉。

   明明是同一个没有丝毫生机的盆,愣是让李懂照出了七种样子——还真是不得不承认,他这个观察员对于光线的把控令人惊叹。

   放下手机,顾顺往自己的床铺上一歪,盯着李懂一点点地给那盆土浇水。夕阳的余晖透过屋里那扇小小的窗子照进来,不偏不倚,打在李懂的头顶。

 

   顾顺的自信到近乎狂妄,几乎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估计得伴他一辈子。

   与他同期的新兵蛋子,刚入军营的时候几乎一个比一个拽;时过境迁,那时的棱角也基本都被军纪、炮火、牺牲磨得一点不剩了。

   也只有顾顺,得瑟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一点也没变。

   大概变得更有得瑟的资本了。

   但是呢,这么个人,现在对着一盆土,束手无策,摸不着头脑。

   那个表情包是什么来着?

   真叫人头秃。

   秃得跟这盆似的。

   “我说,”顾顺挠了挠脖颈,偏过头,看着和他并排蹲在水房水池边地上的李懂——后者正一心一意地处理着他那盆里的杂草,“诶。”

   “干嘛。”李懂目不转睛。

   “你咋分清的?”

   “分清什么?”

   “哪个是杂草哪个是苗。”

   顾顺又看着自己的盆。得,之前还说养一盆杂草,现在倒好,杂草都不稀罕在他这盆里长。

   “有区别啊。”李懂仔细瞅了几眼,“还挺明显的吧。”

   顾顺撇下自己的盆,凑过去看李懂盆里的那些小芽子。

   嗯,都是绿的。

   能看出区别,这是观察员独有的观察能力吧?

   把最后一根杂草扔掉,李懂用水房里的量杯接了一点点水,往花盆里均匀地缓缓倒尽,然后把盆抱起来,向顾顺示意,“走了。”

   顾顺目送李懂拐出水房,而后收回目光,继续盯着自己的“花”。

   嗯……

   虽然从没有过经验,但照猫画虎顾顺还是会一点点的。于是他也拿起李懂方才使用的量杯,接了满满一杯,随后“哗——”地一下,全部倾入。

   就在这时候跨进水房的徐宏惊了。

   “顾顺?!”徐宏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顾顺的花盆前,一把捞起,放到水池边,夺过顾顺手里的量杯,开始急火火地往外舀就快溢出盆沿的水。“你这是浇花呢还是发洪水呢?!”

   “……”顾顺一言不发,面带尴尬地站在徐宏身侧,站得笔直,憋了好久之后就叫了一声“副队”。

   声音带了点委屈。

   李懂把自己那苗放回宿舍之后,还是觉得对顾顺这么个狙击的时候瞄挺准一到平时就五大三粗的人不放心,本着“我们应当爱护一切看似不可能发芽的种子”的想法又折回了水房。

   刚进去就看到顾顺耷拉着头,端着自己的花盆,一脸可怜地站在徐宏面前。活生生一个刚砸了邻居家窗户的淘气孩子挨家长训的模样。

   哇这场景。

   对那个拽得不行的顾顺已经熟悉了的李懂觉得这太有冲击力了。

   这画面居然不能照下来!随身带着手机究竟是个多么重要的习惯!

   徐宏此刻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李懂,挥手叫他上前来,义愤填膺:“懂啊,交给你个严肃而又重大的任务。”

   “是,副队。”

   “在种花这活动结束前,你务必,看好顾顺!”

   李懂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可是关乎他那种子生命的大事啊!”徐宏眼睛瞪得贼大,一脸“我没有在开玩笑”。

   “是!保证完成任务!”

 

   “李懂。…嘿,李懂!”夜深人静,临沂舰已经过了熄灯的时间,陆琛却忽然悄声喊他。

   “啊?”

   “笑啥呢!”

   “…没事没事。”李懂收了笑,下一句话,却还特地提高了点声音:“笑某人今天‘水淹七军’来着。”

   “哈?”

   陆琛没懂,可躺在李懂下铺的某顾姓狙击手伸出腿,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李懂身下的床板上。

 

   时间推移到了四月,经过不懈地努力、进步,在舰长政委的亲切鼓励作用之下,蛟龙一队七个大老爷们儿的盆子里终于各自长出了或高或矮的嫩绿色花茎。而且,数李懂和徐宏的最高、最有生机,都各有要冒花苞的趋势。

   杨锐赞许地拍拍徐宏的肩,狙击手也十分自觉地蹭起了观察员的光。

   结果大家发现最高兴的是张天德。

   “给你们看莉莉养的花!”他一脸自豪外加幸福地举起手机。

   “我去!”庄羽一脸不可思议,“都要开了!”

   “这不是我认识的佟莉。”陆琛咋舌。

   顾顺一脸见到世界末日的表情,“哥入蛟龙那会儿也没人告诉我那能扛防空导弹的‘汉子’还有这隐藏技能呢啊?”

   “这算不算只有石头能理解的反差萌……”

   杨锐乐呵呵地坐在一边看着大家闹腾,“还真没想到佟莉照顾植物照顾得这么好啊,平时咱可连腹肌都比不过她。”

   徐宏跟着杨锐一起乐了乐,随后感慨:“是啊,单这一个养花,真是人人都不一样。”

   “李懂还是一如既往地细心。”杨锐夸赞道。

   徐宏点头,看向乖乖站在一侧听着大家互侃的观察员,“他这性格挺不错的。要说从前还有点怯,现在也基本被那顾顺练得……”

   他突然没了下文。

   杨锐疑惑抬头,正看见徐宏满脸复杂地盯着刚刚被他提及的顾顺。

   对那次“水淹七军”早有耳闻的杨锐捧腹大笑。


-------tbc---------

求小红心小蓝手耶么么哒!!!!

评论(1)

热度(51)

  1. 强者无敌灰阁秋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