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阁秋月❤

辣鸡萌新
不希望被取关所以慎点关注!〖谢谢包容嗷QwQ〗
沉迷全职/凹凸/魔道/天官
近期会很长时间沉迷红海行动!
吃的cp很杂很多请慢慢发掘〖但我超专一!〗
文风、更新时间不定……高一长弧_(:з」∠)_
emmmm超好勾搭快来勾搭呀~~~~~~!

【顺懂】四季 ②

装做自己今天双更了的样子其实就是写的长了点分两次发╰( ̄▽ ̄)╭

因为马上期中考试了所以勤奋这么一下下……

下次你们再见我更新可能就得等红海下映以后了_(:зゝ∠)_

是接着(上)的!由于我不会做链接所以麻烦移步我主页叭嘤

配合着(上)一起食用效果更佳!(什么东西)


-------------正文分割线-------------


〔Ⅰ.春之香(下)〕


   午休时间,蛟龙其他人还都坐在休息室内聊着天呢,顾顺就看到李懂先是坐了一会儿,摆弄了下手机,随后像是想起什么要紧事般悄声出了房间。

   都不打报告就走的吗?

   哦对午休时间打什么报告。

   但是李懂今天也怪反常。平日都是和他们一起待到一同回宿舍,下午再一起去训练场;今天怎么一声招呼不跟他打就走了?

   顾顺心里隐隐有些小不平衡。

   于是,以他这性格,当机立断决定——跟着。

   就这么一前一后、一光明正大一偷偷摸摸的,回了宿舍。

   看着虚掩的寝室门,顾顺突然觉得:有点傻。

   卧槽人家万一就是想回来拿个什么东西呢?那我这是在干嘛?

   好尴尬呀。

   然而,就这么折回去,顾顺不甘心。这万一被问起可咋整。

   那我就装作是来拿口香糖的不就好了!挺直了胸脯走进去!怕个啥!

   心里两个争吵的小人儿总算得出了一致的结果,顾顺暗地里夸了夸自己的小机智,整理了下衣服,却还是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靠近宿舍门口,扒在门缝儿上往里瞥。

   李懂正在目不转睛地、一丝不苟地料理花苗。

   顾顺瞬间感觉更尴尬了。只是回来浇花施肥而已,自己脑中倒默默进行了那么多不切实际的瞎想,看来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最近不符合中国海军优良作风的……

   诶等等。

   那盆花?等等那不是我的花盆吗???

   顾顺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身体更往前倾了倾为了看得更仔细,却不曾想撞到了门,门轴“吱呀——”

   把李懂吓得一个机灵。

   顾顺反应很快,就势推门而入,装出一副略带惊讶的样子:“嗯?你在宿舍?”

   “呃…嗯、浇花。”李懂支吾。

   顾顺了然地挑眉,但什么也没捅破,很自然地问:“看到我口香糖了没有?”

   “……你…你的口香糖我为什么要看到。”

   “啧,同寝室战友之间,帮谁找个东西很正常嘛。”顾顺道,“又不是要你像我内人一样。”

   “什么…?顾顺!瞎说什么呢!”

   顾顺从包里翻出口香糖,拿在手里,又看了一眼脸涨红却依旧挡在那一排花盆前的李懂,嘴角不经意勾起笑容。

   “赶紧弄完,休息室见了啊。”

 

   自从上回发现了李懂的“小秘密”以后,顾顺每天“吃饭睡觉训练调戏观察员”的计划安排里又加了一项“园艺学习”。

   学习的对象自然是李懂。

   “…你干嘛。”李懂实在不敢相信顾顺有这等的思想觉悟。

   “为了让我的花有更好的未来。”顾顺努力地展现着自己的思想觉悟。

   李懂盯着他,顾顺坦然地对上他的目光。

   “服了你。”李懂叹气,从墙角的工具箱里掏出两套公用工具,递给顾顺一套。

   顾顺乖乖地学着李懂的样子拿好。

   “用这个铲子,翻土——轻一点、挖的浅一点!…翻土是为了给根透透气,所以没有必要每个地方都翻一遍,但一定不能铲到它的根…剪刀别乱剪!那是剪黄叶子用的!顾顺!!”

   杨锐推门进入寝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形。

   幼儿园既视感是闹哪样?

   不过,看着顾顺终于也能用那端惯了狙击枪的手握起小园艺剪来,杨锐作为队长表示很欣慰。

   跟在他后面的徐宏看到同样的画面,总觉得顾顺像个偷偷摇着尾巴打着别的小主意的大尾巴狼。

 

   佟莉的花不负众望地成为了蛟龙一队的众成员中最早绽放的一株。

   “超级漂亮!”休息室内,大家围坐在一张桌子周围,各自赞叹地看着桌上那一盆艳红的风信子。

   佟莉面对大家一致的夸奖,显示出了一队大姐头的骄傲。

   杨锐感慨:“果真种花这方面,还是女生有天赋啊。”

   顾顺小声地不服气:“我还是觉得我和李懂的花一定是最好的,就是花期靠后哼。”

   徐宏则看着大家,“我们的种子大都不一样,花期也不相同,所以希望我们剩下的人再接再厉,一定能种出色彩缤纷的花的!”

   “好!”一阵掌声。

   这时,张天德悄悄从门口溜了进来,坐在佟莉对面的空位上。

   “哎,石头,干嘛去了。”旁边的陆琛拿胳膊肘碰他。

   “嗯,没、没事。”张天德不好意思地挠挠脸,抬头看向佟莉,两人无意撞上了目光,很快又分开。

   然后陆琛就看见石头的脸微红。

   “……”

   整艘舰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儿舰长不管管吗!

   然而张天德才不会说,佟莉其实种出了两株花。

   另一株是一束黄色的风信子——还是佟莉亲自悄悄管后勤部的人要来的。张天德知道她的意思,但他平时没研究过这些,于是特地到网上查了查所谓的花语。

   “与你相伴很幸福。”

   那株花,此刻就放在他自己的床边,静静地摇、轻轻地晃。

 

   又一次任务圆满地结束了。

   从直升飞机上下来,李懂正忙着收拾东西,顾顺站在边上,玩着手机等他。

   熟练地翻开李懂的空间相册,顾顺把他那些所谓的“观察日记”,一张图一张图地看过去。

   从荒芜。

   到破土。

   再抽叶。

   生分枝。

   长花苞。

   这就是一朵花成长的过程,顾顺竟然感到有些震撼。这些瞬间的记录,仿佛锁住了时光。 

   他突然感慨,做李懂的花比做他顾顺的花好多了。

   “走了顾顺。”李懂已经把装备都归了位,招呼他;顾顺拎着包颠颠儿地跑了过去。

   “懂啊,我的花是不是该浇了?”

   “啊…差不多了吧,可以比之前浇的再多一点,毕竟长大了不少。”

   “你懂得好多啊,”顾顺幽幽叹息,“不像我——我那花能长这么大也是不容易。”

   李懂一脸“你也知道”的表情看着他。

   “所以是多亏了你的功劳啊~”顾顺瞬间转为嬉皮笑脸,诠释了什么叫变脸比翻书还快,“想让哥怎么报答你么?嗯?”

   “……你正经一点就行了!”李懂推开他蹭过来的脑袋。

   刚推开宿舍门,斜阳浅照,与较暗的通道里形成了不小的光暗差,顾顺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在那些光斑重新汇聚成画面之前,顾顺听见身侧李懂的抽气声,带着惊喜与不可思议。

   目光渐渐聚焦,那一抹洁白伴着淡淡的芳香扑了过来,像是穹顶上的云朵悠悠而至,轻轻落在窗边。

   两个人谁都没有迈步。

   “开花了啊……”李懂的感慨里满是欣慰和喜悦。

   是的,那两串小巧的铃铛,正是花中的精灵,如童话中一般的铃兰。

   一向口齿伶俐的狙击手,此刻看着这两盆由他和他的观察员合力培养出的花,却是想不出任何形容词来描述自己的心情。

   也,很开心就是了。

 

   或者说,和李懂一起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让人开心的,也不为过吧?

 

   顾顺跟着李懂把那两盆铃兰搬到了甲板上,并排放好;背靠大海,面向阳光。

   李懂说,这观察日记的最后一张,一定要人和花照在一起才好。

   于是顾顺便顺理成章地接过了摄影师的位子。他拿着手机,站在一旁看着李懂绕着花走过来又走回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

   “好了好了。”最终,李懂在两株花的右侧站定,和它们排成一条直线,背对着顾顺。

   阳光从斜后方打过来,一切都被染成了最温暖的样子。

   “就这样照吗?”顾顺问。

   “嗯,全身照吧。”李懂回答。“等一下啊我摆个姿势。”

   紧接着,李懂右手举起摆至额角,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而后左脚往左迈步、点地,上半身自然地朝左边倾斜,身体的弧度与那两串铃兰花是那么的切合。

   顾顺这才意识到,李懂那身方才换上的白色海军服,正是为了映衬这两株铃兰与那片海。

   风过,帽带轻飘,铃铛轻摇。

   这一瞬,时间奇迹般地慢了下来。

 

   咔嚓。

   没有子弹,没有硝烟,没有争斗,没有死亡。只有那花,那海,那少年,被定格的照片永远地珍藏。

 

   铃兰以其洁白与淡香,象征着幸福的到来。

   镜头所聚焦处,是人间最珍贵的美好。


-----------------

tbc

评论(4)

热度(32)

  1. 强者无敌灰阁秋月❤ 转载了此文字